小说:神秘的背包客

时间:2019-11-11 10:30:01 来源:妆点秀 当前位置:贱笑了AG手机版|注册 > 美容 > 手机阅读

作者:刘宏宇

小说:神秘的背包客

如果邱子方看到了“背包客”乔楚、钱丽雯和张晓清眼里那三条既不平行、也不交叉,奇怪地弯曲着却又不明所以的小径,一定会惊讶得叫出声来。可惜,他没看见。三位“背包客”攀上青青的小山包,俯瞰小小丘谷的时候,他还在跟云笑菲细细讲述夏姬的传说。

在距离S市百来公里的江南水网丘陵地带深处,那片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小小丘谷在当地人眼里是不能去的“禁地”。跟山川磅礴、相对闭塞的大内地相比,素有“鱼米之乡”美称的江南是十分开化平和的,在追求“探险”感受的“背包族”的概念中,算不得理想目标。要不是这个临时组合中唯一的男性乔楚的撺掇,两个女人肯定不会往随便几步就到顶了的丘陵地跑。在她们眼里,那根本就不算“山”。“鱼米之乡”的优越“外围条件”也远不能满足“挑战自我”、“闲云野鹤”、“随遇而安”、“世外桃源”等一系列精神欲求。

可乔楚的话到底还是打动了她们。他说:“别以为发达开明地方就什么都是人造的,就没有未知和挑战。跑青藏公路上拦车就一定有意思么?我有绝对‘小道’的消息,说在江南某处有一块‘禁地’。官方私人都不去开发。关键是,这种不作为没任何理由。要搁在西藏云南甘肃四川什么的,这不算新鲜——没开发的地儿多了。可在寸土寸金的鱼米之乡,圈两亩地随便盖个什么工厂年产值就上亿,那么大一片地问都不问,想都不想不是天大怪事么……我还听说,有好几批台商都想过要用那片地,当地任怎么说就是不给准话。台商不明白怎么回事儿,偷偷带了风水先生去望,回来就说不去了……要我说,这才是真正称得上‘奇’的地方呢。你们要没胆儿,咱就还按原计划往西,完了我再自己去看看……”

三说两说,两个女人心动了。他们本来素不相识,在网上聊天发现都是意趣相投的“背包客”,就临时组合了起来。在北京西站聚齐准备出发的时候才相互照了面,也才通过相互看身份证知道了各自的真实姓名、年龄和住址。至于职业,则都认为没有再追问的必要,姑且信了网聊的信息。这年头,身份证都能作假,职业还不是随口一说。就算说实话,也只代表截止昨天的情况,没准儿一趟回来全变了。

三个人中张晓清最年长,三十四五了。自己说结过婚,离了。在大公司当经理。钱丽雯最小,硕士毕业刚刚一年多,在母校开办的一个公共科研机构做“有学问”的工作。乔楚整三十岁,没工作,花着开公司的老爸的钱,一门心思指望靠探险一鸣惊人。成了,就一步进入“名人榜”;不成,他不嫖不赌不吸粉,老爸的钱也花不完……

本来,他们在网上约定:乘火车到达西安或兰州,再徒步往青、藏、新疆交界处,之后视情况转向西藏腹地或南疆大沙漠边缘,由就近重镇乘火车到达最近的省会级城市,转乘飞机返回。火车站聚齐后,他们买到了去西安的票。路上,乔楚提出转往江南。最终,两个女人让他说动了,车也到西安了。于是像普通旅游者那样在西安及周边玩了三天,而后乘飞机去了S市,再辗转到那片“禁地”。

一路上,钱丽雯一直拿话烧乔楚:“你的‘小道’消息到底靠不靠得住啊。别回头白跑一趟,我可跟你急啊——”乔楚每每都说:“不能够骗你啊。到了就知道了。”相比之下,张晓清显得很平静,就问了一个问题:“你的‘小道’消息是哪儿来的?”可问了几次,乔楚都没正面回答,而是岔开话题。

他们很方便地从S市搭上了城际大巴。坐定后,乔楚从背包深处摸出个一直都没拿出来过的小皮包。从里面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地图,钱丽雯凑着看,发现几乎在图正中的地方有个显然早就划上去的圈圈,S市在图底端,看上去很远的样子。于是问:“怎么这么远哪?”乔楚拿手指认真地从图上S市的位置往圈圈的地方蜿蜒划动,头也不抬应着:“不远,图的比例大。”钱丽雯说:“呵,看来早有准备啊。”乔楚还是没抬头:“是啊,我早说了,你俩要真不来,我自己也要来一趟……”

“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?”张晓清无声无息地从前面座位探过来,冲着乔楚头顶轻轻问了一句。她清楚地看到,她问话出口的瞬间,乔楚浑身都哆嗦了一下。

乔楚猛抬头:“哎哟张姐,吓我一跳!唉——看看咱到哪儿了。”

这回,张晓清没由着他再把话题岔开,追问着:“你甭管到哪儿了,先回答我,那是个什么地方?”

乔楚把图一摊,身子往后一靠,仰头望向她,愣了片刻,随即轻轻一笑:“我只知道,那是个‘禁地’。至于到底是怎么个‘禁’法……怎么说呢,要是知道了,不就不用去了。”

小说:神秘的背包客

尽管张晓清并不满意乔楚的答复,也肯定他有所保留,但还是没想到,在急匆匆喊停大巴,下到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后,乔楚居然把她们带离了公路。更没想到的是,在一股脑远离公路大约一公里后,他居然从掏出过那张图的小皮包里摸出了一付风水盘。

“哇塞!你懂这个?!”钱丽雯真的是很惊讶。凑过来想摸摸那东西,让乔楚抬手拦住了。“这可不敢动。”他说。

“唉,你该不会是《鬼吹灯》看魔症了,也想掘坟盗墓吧。”这回是张晓清。

“差不多吧。”乔楚认真地一下抬眼远望前景,一下低头细瞧风水盘,语气漫不经心,看都不看她们。直到觉出背后出奇地安静下来,连脚步声都没了,才停下回头,看到两个女人茫然而怀疑的神情。

“嗨,什么呀。开玩笑哪!”边说边往回走来。“那不都瞎编的么。再说了,要干那事儿,也不能叫上你们哪……”

两个女人虽还有些惴惴,可想想也觉得没必要——大男孩在女子面前故弄玄虚再平常不过了,认什么真呢。于是轻轻放下莫须有的不安,绿油油的江南野景再那么一润,心情就渐渐开朗起来,脚步也轻快了,跟得也紧了。乔楚走走停停,东张西望。她们也就跟着走走停停,采采花,照照像,不知不觉就到了那座小丘脚下。

乔楚停住,收起图纸风水盘,冲她们挥挥手说:“我想就是这儿了。”他拿手臂引着她们的目光,指向小丘:“我核对了图上的标记,又拿风水之说应对了——这座山,就还叫‘山’吧——这座山过去,应该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谷地,谷内地势平坦,应该有一条小溪,水源来自山底的暗泉……”

说话间,两个女人不言不语地慢慢聚拢过来。乔楚放下比画的手臂,看了看她们,又看看小山,露出一个调皮的笑:“不信是吧?”两个女人笑笑,未置可否。乔楚又把目光转向山,平静地说:“不信没关系。老实说,我也不是很确定。但风水推算就是那样的。我是初学乍练,不敢说有多准。可要真是的话,那这地势就应该属于传说中的‘太阴相’。”说到这儿,他又回头瞥了她们一眼。“所谓‘阴相’,说白了就是女阴的自然象征。别介意啊,我没有骚扰的意思,只是分享一些传统说法。‘太’大概是指‘大’,或者‘极端’,或者‘至上’。风水有很多流派。我本人不大苟同由‘易’或‘卦’衍生出来的流派,虽然那是主流。‘易’许还有道理,‘卦’就不太靠谱了。我倒觉着,越是原始的东西,越还可能有些道理……”

说到这儿,张晓清开口了:“这点我同意。古老的东西看似简单,但是很质朴。后来经了人为修饰演变的,就不纯正了。”

“就是就是!”钱丽雯赞同道:“其实我也觉得,越原始就越真实,我就想去无人区……”

“如果我推算得不错,”乔楚接过话,“这座山里边的谷地,大概也能算无人区了。你们说得不错,我也更相信相对原始的东西。好比风水,源于古老自然崇拜的流派虽然不那么完备,也缺乏变化,就是古人说的‘易’,可正因为如此,才更可能真实。你想怎么可能呢,靠一部风水或者一部《易经》就能解释世间万事万物,还能预测演变。那还要我们今天的科学干什么,科学院的全改古文翻译破解《易经》得了。往往,解释不通的解释,才是真正的解释。就说这处‘太阴相’吧,就是古人从自然象征中总结出来的。这种自然象征意义源于最早的大自然崇拜时期……”

钱丽雯实在憋不住了,抓住乔楚胳膊抢话:“别说那么多了,咱又不开沙龙。你就说这山后面有什么吧。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乔楚并不在意被打断弘论,也没有挣脱钱丽雯的意思。“我只是想说,这种‘太阴相’让主流风水学说形容得很不吉利,所以那些台商才避讳。可我却觉得,在最古老的含义里,这种‘相’未必代表不祥。打个比方,封建社会重男轻女,对女性的生理非常不尊重,认为有‘秽气’。‘污秽’的‘秽’。女阴则是‘秽’的最根本、最浓重、最无法改变的所在。可更原始的意识形态中的认识恰恰相反,认为那里是生命的开始,是一切‘生’的力量和愿望的源泉,并因而无比圣洁高贵。延伸到自然象征,‘太阴相’在不同学说中的含义就完全不同,完全相反了。

“那你是说——”张晓清没看乔楚,眼睛也着望着这座根本算不得“山”的郁郁葱葱的小丘。“这里的人,还有那些台商,都认为这种‘相’不吉利,所以就……那也不至于害怕呀,也不至于就成了无人区了呀。都什么年代了,这么发达的地方还能那么迷信?”

乔楚好像认真品味着她的话,又似在等她往下说。可张晓清没再多说什么。乔楚看着小丘,良久,轻轻叹了一声:“是啊。不至于……”又隔了好一阵,说:“管它呢,又不是百慕大,上去看看再说。”

就这样,三个“背包客”几下登上“山”顶,看到了四面环山的所谓“太阴相”。乔楚对所看到的地势并不惊奇,两个女人倒胡乱夸了他几句“神算”、“半仙儿”。她们以为,乔楚同样早就算到能看到那三条莫名其妙的小径,只是在卖关子。钱丽雯还指着乔楚声讨:“嘿,又话说一半儿吧。老实交代,那三个道道代表什么——”

她们没想到,乔楚的回答竟是:“我……不知道……真的……不知道……”她们记得,说这话的时候,乔楚的表情、语气,都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小说:神秘的背包客

【作者简介】刘宏宇,常用笔名毛颖、荆泓。实力派小说家、资深编剧、北京作协会员,“夏衍杯优秀电影剧本”获奖者。

小编提示: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敬请转发和评论。?

美容本月排行

美容精选